为了渐渐远去的记忆 – for fading-away memory

前言

熟悉的人、熟悉的事儿在记忆中渐渐远去,渐渐变得越来越模糊。那就让片片记忆远去之前,把那些事、那些人记录下来吧,以助老来衰退的记忆力。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平凡日常所录,无论苦甜,都已经构成我们人生的一部分。

故乡

我们这里没有山,茫茫大地,一马平川。

-无名

我出生在山东鲁西南的一个小县城,https://zh.wikipedia.org/zh-cn/%E9%87%91%E4%B9%A1%E5%8E%BF,一直是个农业为主的县。现在是全国著名的大蒜产区,听说有国内的大蒜期货交易市场,可见金乡的大蒜的影响力。金乡古称缗(春秋时代),但比不上临近的曲阜名气大。

但在我出生的七八十年代里,记忆里主要种植小麦、玉米、大豆、棉花,在早些时候还有些高粱、蓖麻,还有些苹果、桃、梨,西瓜、甜瓜、面瓜。Covid开始之前的2019年夏天回老家的时候,其实我家附近(临近县城)已经建起了不少工厂,在县城附近的农村和土地也已基本已经经消失(新农村运动)。

童年记事之一 – 吃

七八十年代的农村,那时候还是集体所有制,最基层的组织构成村、小队、大队和公社(现在叫乡)。那时候成年的劳力(父母们)集体做农活、挣工分、然后分粮食。我记得小的时候最盼望的是过年,因为只有过年,家里才会蒸白面馒头。有时候冬天农闲时候队里组织去挖河(印象里那个年代好像明年都有),父亲会省下白馒头带回家。

平时,很多时候是玉米面馒头(风水轮流转,现在玉米面贵过白面),或者玉米面混点白面。玉米面有时候会换着法做,有啥事会烙煎饼,很大的平底煎饼锅,玉米浆摊薄,成品薄如纸,凉了很酥脆。冬天会保存很久,可以泡汤喝。刚烙出的煎饼散发着浓浓的玉米香。

虽然小时候没有吃过啥山珍海味,但也没有说吃不上饭饿肚子的印象。

那时候每家都会在自家院子里挖个地窖,冬天用来储存大白菜、萝卜、芋头(我们那边的芋头就是红薯),因为冬天的北方那时候没有啥蔬菜(现在有了蔬菜大棚,无论啥季节都有蔬菜,真是巨大的技术进步)。泡豆豉是冬天的必备,直到现在家里也有做,很好吃。黄豆煮熟、发酵,然后和大白菜、豆腐等混在一起,放到大缸里腌制发酵。吃的时候滴点麻油,伴着馒头,简单的冬天美味。

等到80年代开始,农村土地改革,生活慢慢变得更好了,白面馒头不在是奢侈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