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回忆,memory

为了渐渐远去的记忆 – for fading-away memory

前言

熟悉的人、熟悉的事儿在记忆中渐渐远去,渐渐变得越来越模糊。那就让片片记忆远去之前,把那些事、那些人记录下来吧,以助老来衰退的记忆力。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平凡日常所录,无论苦甜,都已经构成我们人生的一部分。

故乡

我们这里没有山,茫茫大地,一马平川。

-无名
我的大学

现在几乎每个人都知道89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年份,也就是这一年,我来到了西安开启了四年的大学生活。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,坐上火车,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,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。从89年开始,一些大学开始收学费,包括我的学校,我记得每年400块钱。那时候还需要粮票购买食物,国家每个月会有一定数量的全国粮票补贴给学生。四年的大学生活风平浪静,除了学习,也没有太多的课外活动。现在最怀念的是西安的美食,酸汤水饺、棍棍面、肉夹馍、羊肉泡馍。相对于北京上海,西安还是有些闭塞,譬如我北京的同学都在忙着考托福GRE,而我们年级里的同学很少有人,甚至都没有听说过。大学生活总体是无忧无虑的,虽然家里不是很富裕,但学费还是可以负担,再加上每年还会获得些奖学金。大学最大的收获是结实了新的同学、朋友。

为了渐渐远去的记忆 – for fading-away memory

前言

熟悉的人、熟悉的事儿在记忆中渐渐远去,渐渐变得越来越模糊。那就让片片记忆远去之前,把那些事、那些人记录下来吧,以助老来衰退的记忆力。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平凡日常所录,无论苦甜,都已经构成我们人生的一部分。

故乡

我们这里没有山,茫茫大地,一马平川。

-无名
我的中学

小学毕业后,如愿考上了县城的一中,度过了初中和高中六年的快乐时光。这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儿,能考上一中,在当时人们的眼里,基本上将来就有希望离开农村的辛苦劳作,成为吃国家饭的。在这里,我遇见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老师和同学,不少人一直保持联系。有些老师刚刚师范毕业加入一中,也就二十岁出头,风华正茂。我们的初中语文老师个子不高,但很喜欢打篮球,还练武。他那里很多小说,我可以借来看。 我们的英文老师是为原来学俄语后来转叫英文,因为原来的英文老师修产假,他来教我们。那时候初二刚刚开始学英文音标,真是一个惨。高中的物理老师,个子不高,人每天特别的精神,走起路来腰板笔直。每年回家,总是到学校看看,见见过去的老师,聊聊天。岁月无情,我们从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步入中年,他们也都一个个退休,安享晚年。遗憾的是,有些恩师已经离我们而去了。等covid结束在回家乡的时候,过去熟悉的面容已经不能再见。

为了渐渐远去的记忆 – for fading-away memory

前言

熟悉的人、熟悉的事儿在记忆中渐渐远去,渐渐变得越来越模糊。那就让片片记忆远去之前,把那些事、那些人记录下来吧,以助老来衰退的记忆力。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平凡日常所录,无论苦甜,都已经构成我们人生的一部分。

故乡

我们这里没有山,茫茫大地,一马平川。

-无名
我的小学

我们那时候农村没有什么幼儿园,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,就进入了我们大队的小学。那时候设施非常简陋,就是普通的土房、屋里也没有啥地板,就是土地,桌子是水泥棺材板,座椅就是长条的一个凳子。等到上四年级的时候,父亲托在县教育局工作的朋友把我转到了县城西关的一所小学,度过了剩下的两年小学。县城的小学条件好多了,有正式的桌椅,老师也都很好。仍记得教我们数学的胡老师,人很和蔼,但如果学生不听话,也会很严厉。他很有办法治班里的调皮捣蛋的学生。那时候,家住县城的有些同学,不好好学习,因为他们觉得学不好也可以接父母的班。所以上课不认真,捣乱。胡老师把这些小家伙治的服服帖帖的。如果他还健在的话,应该有八十多了。前几年回家,到县城转转,在我的小学外远远望进去,虽然几十年过去了,隐隐还有过去的影子。

为了渐渐远去的记忆 – for fading-away memory

前言

熟悉的人、熟悉的事儿在记忆中渐渐远去,渐渐变得越来越模糊。那就让片片记忆远去之前,把那些事、那些人记录下来吧,以助老来衰退的记忆力。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平凡日常所录,无论苦甜,都已经构成我们人生的一部分。

故乡

我们这里没有山,茫茫大地,一马平川。

-无名
童年记事之二 – 八仙过海、排球女将

刚开始的时候,黑白电视那真的是奢侈品和地位的象征。刚开始的时候,家附近也就只有公社和交通局里有一台,每到晚上,可以说人山人海,拥挤着看一台也就是10几寸的小电视。那时候的热播美剧敢死对,可惜放了几集,就停了。据说是因为小孩子们学着电视里的练飞刀。八仙过海,霍元甲,排球女将,可以说热的不行。现在还记得小鹿纯子的晴空霹雳,哇塞,排球还能这样,真的是很激励。

因为稀少,所以才珍视。待到电视由黑白到彩色,从10几寸到越来越大,反而在记忆里最深刻的也就是儿时挤在人群里看的这些老剧了。太多的选择,反而分散了注意力。快速的发展,反而降低了精益求精的追求。

为了渐渐远去的记忆 – for fading-away memory

前言

熟悉的人、熟悉的事儿在记忆中渐渐远去,渐渐变得越来越模糊。那就让片片记忆远去之前,把那些事、那些人记录下来吧,以助老来衰退的记忆力。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平凡日常所录,无论苦甜,都已经构成我们人生的一部分。

故乡

我们这里没有山,茫茫大地,一马平川。

-无名
童年记事之二 – 评书

在我们那个年代,听评书就像现在的年轻人追偶像剧,每集都不能落。晚上的首播听不到,那就听第二天的重播。刘兰芳的岳飞传,杨家将,呼家将,简直是热到不能再热。那时候家里还没有收音机,更别提电视机。所以每次放了学,路上如果碰到评书时间到了,就找个有收音机的小店,听完再回家。要是在家里,就听家里的广播(那时候每家都安装广播,这是唯一的电子设备)。有时候就赖在有收音机的邻居家里,和邻家小朋友一起听。

除了听广播评书,每年农闲时光,队里也有请走街串巷的说书艺人,给村子里的人搞点娱乐。通常在村里某家门外的空旷地,简单搭个小台子。内容已大多记不起,只记得如呼延庆探地穴,碰到高人,得到宝,然后报仇雪恨。每次说到关键点,就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很是吊人口味。

分产单干后,家里条件好了,为了不让我们小孩子老去别人家听广播,父亲也买了收音机。

« Older Ent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