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September 2021

儿时回忆 – 炒料豆

我的家乡在鲁西南的一个小县城的农村,一个农业县。在我小的时候,中国的七八十年代,其实没有什么零食吃。在一些节日,家里会自己做些,饱饱家里小朋友的口福。

现在记得蛮深的是小时候吃的料豆,其实就是黄豆泡发,然后炒至而成。这应该是山东这边的习惯,表示每年春天的开始。每年二月二的时候,各家各户都在做,然后第二天上学的时候,小朋友的口袋里就装满了料豆。有咸的,有甜的。大家互相交换着吃。

我记得咸的料豆是混着沙土一起炒的,沙土是从附近河边挖来的。炒完放凉后,一咬嘎嘣脆,很香很好吃。家里有时候也做甜的,是和糖一起炒,凉后黄豆的表面裹着糖衣,也很美味。

在现在各种各样零食小吃无限丰富的年代,估计现在小朋友们已经不屑吃这些了。这些传统也就慢慢消失了,就好像方言一样。现在老家的方言也忘个七七八八了,估计很多词汇说法现在也随着普通话的普及,慢慢消失了。

山东金乡方言之一:不知道对应的汉字,方言发音:heng heng,意思是:傍晚。

恋家狗

Hubber是我们家的小黑狗,一个恋家狗,他很不情愿到离家远一点的地方,每次都是拖着他、拉着他,直到他知道无法抗拒,才乖乖地往前走。记住,是慢吞吞。一旦他发现机会可以回头,可以回家了,立马换了一个似的,撒了欢的奔跑。每次搞得我都是精疲力竭。

Hubber是只爱花花草草的狗,每次在楼下,总是找花花草草,这里闻闻,那里嗅嗅,很富有探索精神。

Hubber是只胆小的狗,因为他个头太小了。楼下有几只鸡,前两天下楼,发现母鸡带着2只小宝宝在草里觅食。我们的hubber想上去和她打个招呼,结果招来母鸡冲上来要啄他,吓得hubber落荒而逃。

hubber是只聪明的狗,每次看到我换上运动服,带上腰包,口罩,他就兴奋的摇着小尾巴,跑到门口,等着出门遛弯。